logo 当前位置: 内蒙古新闻网 “爱创”恋曝光创维集团野心

“爱创”恋曝光创维集团野心

时间:2016-09-21 15:41未知 我要投搞

创维集团旗下子公司酷开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日前,酷开吸纳视频服务商爱奇艺1.5亿资金入股,后者占比5%。从下一财年开始,创维旗下创维和酷开两品牌的互联网电视将通过银河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预置VIP会员服务及相关内容。

1

捆绑终端与VIP内容的全新销售模式,将带来互联网电视终端用户的体验的改善,给予用户更多优质内容的选择。

资本纽带

家电制造企业吸纳内容服务商入股的合作模式似乎并不新鲜, 2015年年底乐视网通过乐视致新在香港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投资TCL多媒体。当时乐视网豪掷22.68亿港元(约18.71亿人民币),通过乐视致新持有TCL多媒体约20%的股份。

看起来,“爱创”(爱奇艺与创维旗下子公司酷开,简称“爱创”)的合作声势和体量远不及“乐视—TCL”,实际上这与两对儿企业的财务状况和产业处境有极大关系。

彼时,经历了彩电行业价格战的TCL多媒体颇有一蹶不振之感,2015年三季度公司营业利润下滑约7%,多媒体业务当季亏损高达3.5亿元,经营业务产生的现金流入净额却为—7.26亿元。捉襟见肘的财务状况急需要通过补血改善。

而当时乐视也被外界诟病,供货不足,无稳定的供货源头。基于此,两家企业走到了一起。与“乐视—TCL”困境之中的一拍即合相比,“爱创”合作显得更为谨慎。据了解,BAT中,曾有企业向酷开伸出诱人的橄榄枝,不过后者并没有欣然接受,倒是很快与后发邀约的爱奇艺形成资本纽带。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放手BAT,迎合爱奇艺,弃大放小说明了这并非一项财务引资。一直以来传统彩电企业被诟病智能电视时代,内容短板明显。创维需要的是内容支撑,而非财务助力。创维数码上半年的财务数据也能佐证这一观点,2016年上半年年报显示,创维数码现金流入额为36.5亿元,流出额34.3亿元,现金流净额额为2.26亿。

跃跃欲试“插足”智能生态的内容企业也面临着“夺屏之战”,只有与稳定的整机企业进行合作,才能保证覆盖量。爱奇艺在刚刚宣布私有化计划搁置、业绩承压的状况下入股酷开,引发高度关注。对此爱奇艺首席执行官龚宇认为,一直起来,两家企业“术业有专攻”,希望通过合作能够实现优势互补。创维集团总裁杨东文也表示,此次合作只是建立“合法关系”,双方之间通过参股联结起来的企业关系,形成的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机制,资本只是一个纽带。

优势互补

外界对于合作之后,两家企业如何分利颇感兴趣。双方均未给出回答,但龚宇指出了互联网经济之下,硬件的重要性不减反增。

尽管在与家电制造企业的合作中,龚宇和乐视控股集团董事长贾跃亭角色相同,但对硬件企业的表态却大相径庭。就在与TCL多媒体合作后不到半年,贾跃亭就放出激进言论,贬低硬件价值,当时引发硬件企业的震怒。

令业界困惑的而是,乐视网间接持有TCL多媒体约20%的股份,并向TCL多媒体提名2名董事,如此紧密的合作关系,如此大规模的资金融合,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往喝水的井里吐痰原因何在?

毫无疑问乐视和TCL的合作能够实现了内容企业和制造企业的共赢和优势互补,弥补各自短板。但与现实矛盾仍然尖锐。新整合后TCL多媒体该如何区隔“乐视”和“TCL”的定位,对以上两个品牌给予何种程度的支持和推广都将新公司面临的最棘手问题。

一直以来,多品牌运作经验丰富的TCL多媒体,还是对本品牌有所侧重。在欧洲市场,TCL将2004年揽入麾下的原法国品牌汤姆逊(Thomson)定位在中低端。TCL品牌则主打中高端市场,对后者的投入显得更加阔绰。

基于此,乐视与TCL同业竞争矛盾逐步显现。对于野心勃勃的贾跃亭而言,如果新公司沿用之前的多品牌运作思路,乐视品牌成长速度必定不及预期,在电视行业的发展也随之受限。要知道,电视乃整个乐视生态的命门,只有通过电视抢夺入口,才能实现“视频+内容”等乐视生态上的各个环节。

转型铺垫

同业竞争问题几乎可以忽略的“爱创”,希望能够共享资源。对于双方未来的合作,酷开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酷开智能电视平台将深入挖掘运营价值,为酷开平台1750万用户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未来,酷开平台上呈现酷开影视、酷开教育、酷开旅游、酷开商城等几大频道,爱奇艺影视资源将以API方式接入。用户进入“爱酷”合作机型后能直接获得爱奇艺影视资源。爱奇艺内容资源将有助于酷开智能电视平台的运营能力的提升。但此次合作并不排他,未来两家企业也会尝试其他类型的商业模式。

颇有些创新试验田的意味,全球第一台USB电视,第一台卡拉OK电视,第一台家庭互联网电视均诞生于酷开。

业内人士判断,创维将会把酷开打造转型发展主引擎,逐步将从家电制造企业向软硬结合的平台型企业转型。